????唐小鱼坏笑着挑起夜羽瞳的下巴,色眯眯地道,“让你(欲yù)仙(欲yù)死,怎么样?!”

????“哦?你此话当真?!”夜羽瞳听到她这样说,便立刻开始怀疑起来,方才还对自己打骂的人,现如今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这也太不寻常了吧!

????“当真!真得不得了!”唐小鱼笑嘻嘻地看着他,眼珠一转,而且便伸出手在他那宽阔的(胸xiōng)膛前轻轻划过,故作柔媚的眨眨眼,“就算你想(欲yù)仙(欲yù)死,也得换个地方吧,在这里怎么能够做那样隐蔽的事(情qíng)呢,嗯?!”

????“哈哈哈哈,好,那我们便找个地方去做那让人,(欲yù)仙(欲yù)死的好事!”夜羽瞳听她说得认真,心里再无怀疑,有美人送入怀中,不去品尝就是笨蛋!

????他展臂抱住她,而后(身shēn)形一展自屋顶上飞下来,脚尖连点,便来到了一处密林中,他反手将唐小鱼抱在怀中,凑到她耳边轻轻呵着气,“美人儿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!”

????“**一度而已,要名字做什么,难不成你还可以与我平心静气,在月下聊天散步,还是品茶吟诗?”唐小鱼白了他一眼,明明心急得想扑倒自己,现在却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哼,男人果然都是一样的!

????不知为什么,南宫浅风那暧昧的神色在她眼前划过,让她不由得一个激灵,差点就喊出声来了,可恶,这个破南宫,干嘛没事往自己脑子里钻,现在她要做的可不是这些事,而是,如何解决眼前的人!

????想着,她抬起头来,笑着伸出手来,在他(胸xiōng)前轻轻抚摸起来,边抚摸边低下头作(娇jiāo)羞状,“夜公子可要温柔些,人家害怕疼呢!”

????“姑娘不将名字告诉我,我又如何对姑娘负责,**一度虽然短暂,但是,却是我们二人很好的开始,还请姑娘将名字相告,另外,今晚之后,我会亲自上门提亲,娶你为妻,如何?!”

????夜羽瞳对于她的(春chūn)风一度之说很是不满,以为她把自己想像成登徒子,他便脑袋一(热rè),许下了娶她为妻的诺言!

????“咳咳!娶,娶我为妻?!”唐小鱼正准备下手,却突然听到他这样的话,立刻吓得咳嗽起来,她伸手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,“很正常啊!没烧坏脑子啊!怎么一见面就要娶我为妻呢?”

????“小丫头,你还是第一个敢这样对我的人,不过,我喜欢,你知道么?你的(身shēn)上有着我喜欢的气味,嗯,真是舒服。”夜羽瞳借势抱住她,凑近她的脖子嗅了嗅,“本王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喜欢的人,所以不娶你要娶谁啊?!”

????“无聊,快放开我!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,不可能会嫁给你的!”唐小鱼被他抱得快喘不过气来,手脚并用地在他怀中挣扎起来。

????夜羽瞳闻言面色一变,思量一番后便明白过来。